徒步走进墨脱 - 游记攻略 - 8264户外手机版

  游记攻略
在山脉南麓,毗连,在藏语中意为“隐秘的莲花”,境内主要是门巴族和珞巴族,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整体都在墨脱县。2013年以前藏在大山里的墨脱只有在夏秋冰雪融解的季节里才能与外界相通,因此成了最奇妙的地方之一,她是一片从来没有开发过的处女地。墨脱,在中国十大徒步线路排行第一位,从原始森林来雪山草地,从峡谷来铁索吊桥,行走在其中,身体在“地狱”眼晴却在“天堂”……
这么多年了 什么路也都走过, 唯独—— 墨脱,走过, 才更完美。 徒步去, …… 进入墨脱,在几小时内便可领略来从高山寒带来热带雨林那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的自然景观, “一山显四季,十里不同天”!徙步墨脱并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风景,不只是它的艰险,也不只是因为它是中国十大徙步线路第一名,而是因为我们需要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摆脱出来,来一次与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让艰巨的行程、优美的风光、空虚的头脑促使我们找来心灵的回属…… 徒步进墨脱,是我的夙愿,墨脱的徒步线路攻略看过无数,对途中的情况烂熟于心,自2014年冈仁波齐转山回来后,对墨脱这片隐身在密林中的莲花圣地向往久。
10月2日晚上23时杭州起飞,3日凌晨1时50分来成都机场,取了行李,在机场候机大厅休息了二个小时,4点开始办理成都来林芝机票,5时50分登机,8点20分来达林芝机场。出机场打出租车来机场高速巴嘎出口,等来大峡谷的班车,12时左右来大峡谷。
入住在大峡谷的兄弟客栈,这里住的人都是来徒步墨脱的,晚上十点多,老板何姐还专门叫每个房客都下来大厅,对路线的情况进行讲解,对我这样没有向导的徒步旅行的人效果还是很好的。每个房间四周的木板上都是全国各地的驴友的留言,老板很聪明,房间专门放了签字笔。 餐厅里有照片墙,老板在每个队伍出发前都会拍张照片贴墙上 3日下午进大峡谷游玩,在几个景点稍作停留, 在直白村没有看来南迦巴瓦真容。傍晚看天还早,徒步来对岸的索松村,碰来村民,开车送我们来最佳观赏点,终于看来了日照金山。
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高度排在世界最高独立山峰行列的第31位。“南迦巴瓦”藏语意为“直刺蓝天的战矛”,有冰山之父的美誉。 南迦巴瓦以其势逼蓝天的雄姿,异峰突起,其雄险的山体和变幻莫测的气候雄居中国最美雪山。也称羞女峰,十人九不见。
第一天    派镇 -松林口-多雄拉山口-拉格
4日早餐后乘坐当地拉黄沙的卡车,没有后挡板,约40分钟来达徒步起点松林口,有几个地方转弯太小,司机要倒车几次才能拐过去,看得我们心都要跳出来,有一杭州驴友直接要求跳车步行,最后直接影响了他的全程行走,来多雄拉山口后直接返回派镇。                                         开始了墨脱的徒步之旅,后面三天彻底与现代文明告别,过三天没有手机信号的日子。中午十二点之前翻过多雄拉山口(4245米)来达拉格。一路走走停停,瀑布成群,风光绝美。
穿红衣服的是在杭州出发前约来的小伙伴小黄,一个年轻的老驴,不然单身独行墨脱还是害怕的。在客栈还约来一对陕西汉中的情侣,还有四川绵阳的一对驴友,后面二天我们虽然同时出发,但一会功夫人都没有影子了,但来住宿的客栈,我们六人同居一室,相处融融。 松林口处在半山腰的开阔平地,被参天的古松环抱着。山间泉水淙淙,那里是我们徒步之行的起点,而公路来了那里也就来了尽头。 松林口徒步开始,一路爬山,走的全是山间便道,路多石块,坡度大,积水较少,便于行走,约3小时可来达多雄拉山口。多雄拉山口下山时经一常年被河水冲击的裸露石滩后,道路即告好走,景致亦很不错。 兄弟客栈认识四川绵阳驴友,路上带了件很萌的玩具,一路上会秀下
如果是4-6月去,山上雪还很多,特别是4-5月的时候,必须要请向导,不然很容易迷路,这个时候,上山的路基本都是在雪地里穿行。7-11月去山上就没有那么多雪了,基本都已经融解,路况比4-6月要好很多,基本都是溪流形成的石头路。最佳时间就是9-10月。 登上多雄拉山的第一平台后,可以看来冰川上流下的水积成的小坑 在某种意义上,墨脱作为一种象征而存在,这里是全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县,地处世界第一的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深处,有人称,在来过墨脱人的人面前不要言路,意思是说这世上再没有比来墨脱更难走的路了。但游墨脱的妙处,也就在这抵达的险途中。 近处是冰川融解的流水,远处是登垭口的小道 必须在中午13点前翻过多雄拉山垭口
海拔不是很高,但是由于在中午1点钟之后山顶会浓雾充满、风雪交加,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而发生危险,所以需要在中午1点钟以前翻过海拔4300多米的山口。有些在多雄拉上遇难的回根结底主要是因为他们在“错误的时间来来了一个错误的地点”,他们是在不适合进出的季节也就是封山季节里试图侥幸通过而导致了严复的后果。 难得在登攀过程中自拍,因带了单反相机,只有挂前边,包里还有几天的路餐和水及一些日用品,整个行囊还是有几十斤复,刚开始因随海拔的升高,而气喘如牛。 左边是浓雾覆盖的多雄拉山的主峰
墨脱南部为中国印度边境争议地区,进入墨脱需要边防证。   网上查了很多攻略,没有一个是明确的,还去了市民中心也不行,确切的市公安局的网上下载边境通行证表格,填好后单位领导签字盖章,带身份证来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找管片户籍警签字后,来派出所户籍办理处即可办理,今年起这权力已下放来派出所了。   多雄拉山的山体连接处是一断层岩地带,交界处则是一条狭长的碎石路。山体盘大,云峰缭绕,使我对多雄拉山的敬畏由然而生。 随着海拔的逐步升高,气温也变得越来越低。由于直接飞林芝,没有像同伴从拉萨过来已经适应高反,往上攀登时还是有点食力。 这是翻过多雄拉山口向下走的第一平台,后面的风光似瑞士田园风光,现在才明白有这么多人对墨脱趋之若鹜了 这条路线很险,特别是雨季泥石流和塌方会冲毁盘山的小路,导致通过这些路段会非常危险。四海客栈的曾四眼,他数出来的在这条路上遭遇不幸的游客都超过10个了,也许还有失踪的游客和未统计的独行侠。                     
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多雄拉山口正在打隧道,估量用不了几年墨脱徒步线路就能变公路了,那个时候就可以安全的观赏一路的美景了,期望公路不要破坏沿途的风光。 下山路上有多条冰川流淌下来的瀑布,甚是壮观 多雄拉的冰川,难以想象是下游咆哮的多雄拉河的源头 墨脱徒步线其实就是以前墨脱县和外界联系的唯一道路,以前墨脱县生活的民众就靠马队通过这条险之又险的道路与外界联系,生活必需品都依靠马队从这条路运入墨脱县。
临近冰川,明显感觉温度降低,冻得发抖,冰川表面吸附了一层黑黑的东西,远看以为是冻土层 当年墨脱驻军的供给全部由藏民从这小道背进去,在墨脱包车来波密途中的司机,他说当年十二岁开始走这小道背粮食,因为年纪小只背十几斤粮食,途中还要食掉几斤,来墨脱只剩下一半粮食,从派镇一斤粮食一二元钱,背来墨脱要卖五十元,但没有走过这四天的小道,没有办法理解途中的艰辛。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来了2013年,波密来墨脱的公路修通后,墨脱正式"摘帽"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县的历史。我回去的时候走的是连接波密的墨脱公路,走过那条路后才晓道那边更难通行,同样是翻山越岭,不得不佩服我们人类为追求更好生活而爆发的力量。 海拔4000左右的高原上有如此丰富多彩的植被真是难以想象,被这多彩的世界震动 叫不出名的植物,在冰川边生长,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 这有点蓝蓝的颜色植物,远远看很漂亮,点缀这高原植被 大概是来秋季了,这大大的植物叶片变成了红红的颜色 这是冰川流淌出来的水最后流入多雄拉河 随处可见的瀑布,从多雄拉山上流淌出来 第一天过了多雄拉山口手机就没信号了,一直要来第三天过了第三个桥后才会找来手机信号,楼主是电信的,据说还是信号最好的一家了。 一路上小道还是比较明显,只是路上全部是石头,大概是因为雪季难走,背夫们用石头垫上的原因 在多雄拉垭口旁边有一个显眼的墓碑,那时2007年的时候,一个名叫黄春燕的24岁的广西女孩来墨脱徒步,后面因为体力不支,加上之前的感冒引发的肺水肿,遇上海拔升高过快,身体根本就不能适应极度提升的海拔,引起严复高反,再加上下雨等等自然因素,就永远留在了墨脱。后来,女孩的丈夫为了纪念妻子专门来此立了一块墓碑。现在,这块墓碑已经成为了那些徒步者的一块路标,只要看来了这块墓碑,那么走的路就是对的。                                                                       
50年间有28位官兵牺牲在墨脱巡逻路上,背夫和徒步者死亡的人也无从统计。2013年24岁的宁波慈溪姑娘小许徒步西藏墨脱,与两男孩入派乡后失踪。
在黄春燕墓碑前我一个人佇立良久,给她鞠了三个躬,对逝者的怀念,也感悟很多,人还是要敬畏自然,珍惜生命,珍爱当下。左侧的小路一直来第一目的地拉格
这段旅程最最复要的是双好的高帮厚底防水的徒步鞋,这将是你三天徒步旅程最复要的装备,选购装备的时候请在这方面多用功夫。而且鞋子需要提前半年准备好,因为你需要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把鞋子穿软,这样你在穿它步行的时候才感觉舒适 未来三天都是这样的石头路,而且最坑爹的是所有的山泉瀑布都是从路面上冲过来的,从来没走过这种路啊,每天都要在石头上练蜻蜓点水。另外遇来这种盘山路上的瀑布就不要玩技术了,老老实实淌水过去吧,鞋子湿了是小事,本来就一米左右宽的路,水中间的石头有的是松动的,而且又滑,如果滑倒了掉来悬崖下面不死也要残。 驴友朋友包包2010年来墨脱后在博客上写道:一路看来的景已经很美,当站在小山头看来仙境时,我惊呆了,有一种被美直击脑门的感觉,一直延伸来每个脚趾。无法形容那种美,那种震动那种波浪壮阔那种薄雾环绕的奇妙,如同一个仙人的作品缓缓在空中展开,几片云朵几片薄雾在周围翩翩起舞。山头的瀑布无声地飘流,山腰的瀑布“哗哗”下注,山谷慢慢往外扩张,远方,溪流交错,在这片绿色的世界里闪闪发光。仙境,我轻轻地呢喃:我是卓玛,我是仙女。我站来山头上用尽全身的气力开始唱《晓道不晓道》。生命是用来歌唱的,如此地美好。没有人能拍出那种仙境,拍出她给我的那种震动。她就如同电影《神话》里拍的仙境,或许某刻有一仙女便会飘然而下,温和的对我说,嗨,你好。 不急着赶路也可以脱了鞋和袜子淌水过去,不过开始可能还有这心情,后面一路上要经过几十条这样的山泉瀑布,而且黑泥路段和蚂蝗段也有这种瀑布,来后面都麻木了,都是直接穿着鞋踩过去了。 两边是令人流连忘返的森林,脚下却是坎坷不平的石头路,眼睛得不停地盯着地面,不然容易崴脚,在这原始的三天行程中,如出意外,你即使有再多的钱,也没有人情愿背你下山,路太难走了,况且路上也没有人。眼睛近视,视线模糊几次崴脚,相当害怕,后面走路自己小心多了,双杖在行走时发挥了很好的稳固作用。 “拉格”(Raga,梵语的"raga",意热情。)被称为印度古典音乐的灵魂,也是印度古典音乐的基本调(Tune),也可说是旋律的种子。它是一种旋律的框架。它有很多种,每种拉格都有自己特有的音阶,音程以及旋律片断,并表达某种特定的味(Rasa),但拉格本身只是一种框架,它要靠音乐家的即兴表演加以丰富、完善。
墨脱的拉格只是个地名,以前是个兵站,军队调防都由此过,后来因运输量太大,背夫多,成为背夫落脚休息的地方。 5日徒步第二天,拉格-25km-汉密
早餐后出发,穿越原始森林,一路壮观瀑布群让人流连忘返……中午后进入蚂蝗区,来汉密才发觉身上被咬了 第二天是一段枯燥的旅程,早上8点多出发的,下午好像是4点不来来的汗密,全程几乎都是在密林里面穿,路上也要趟过几条山泉,有不少烂泥路,不过整段路没有岔道没有险段,不用上山不用下山,比起第三天,至少没生命危险,虽然路上景色也差不少,都被树挡住了。 第二天的最后面一段路就已经进入蚂蝗区了,所以后面就不要过多休息了,特别不要随地乱坐,也尽量不要触碰树枝植物,因为蚂蝗大多依附在植物上了。 第二天的路开始在水洼中行走了,开始我穿了高帮的塑料鞋套,半小时不来鞋套就破了 这是第二天晚上客栈认识杭州驴友请的派镇藏族背夫次仁,1个包一天费用是1000元,要3天背夫,数目不小,还要包途中食住。这家伙路上跑得快,往往同主家不在一起走,水和饮食在他包里也食不来。 这样用木头铺设的小桥要经过很多
满目的绿色,行走在这满满是生命的大地上,连地上树梢上都是因雨水充沛而催生出的长长的苔藓,看了着实令人心旷神怡, 这是那对陕西汉中的驴友,一路同行,他们是在拉萨客栈暂时起意才来的,也非常强大,女驴开朗活泼一直走在前面,直来第三天在大塌方地点他们觉得不好过才分手的。 门巴族主要聚居在西藏墨脱县和错那县,林芝、察隅等县也有分布,为农业生产为主,普通信仰喇嘛教,在一些地区也信仰原始巫教。传说门巴妇女会给外来之人下毒,将被下毒之人的美貌、聪明和健康转给自己,这个奇异而可怕习俗给门巴族人披上了一层奇妙的外衣。                        据说,下毒都一般为门巴族的妇女,制药的配方为家族的秘密,一般是母亲传给女儿,这样一代代口传心授,外人不得而晓,但如果这家没有女儿了,下毒的配方也就来此为止了。据说是一种无色无味的白色粉末放入水中或酒中,粉末遇水即溶一般不会被发觉。
  门巴族人也不是所有人都下毒,只是有一些有某种信仰的妇女才会下毒。她们也不是对所有人都下毒,只是在一定的时间段中才会下毒。
  下毒者的下毒也有不同,有的是为了将别人的福气转来自己身上来,这样他们下毒的对象就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也有一些人会对家中的牲畜下毒;有的是因为信仰,说是为了供奉宁玛派的毒神,但宁玛派中根本没有这个神。所谓毒神也是下毒者期望在宗教中找来回宿,据说这种下毒者家门或是经幡上会画有黑蜘蛛标志,以让人识别。
  门巴族妇女所下之毒,一般都为慢性毒药,被下毒者当时没有感觉,往往在一周或是更长时间之后才会发觉,据说有的下毒者对死亡的时间都能确定,没有差错。
  其实门巴族下毒习俗多为自保。门巴族人历来被人鄙视,他们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从西藏西部地区等地来来被雪山环绕,交通极为不便的墨脱,因为部落之间的战争很多,为了驱除敌人,下毒成为他们的一种自保手段。 其实在你徒步的路上是很难遇来真正的门巴族人请你食饭饮酒的的,如果真的有,你婉言拒绝就行了,下毒都是传说,以前的事情了。 全天基本都是在林子里穿,地面的话不是乱石就是烂泥,最厌恶的就是穿过路面的水流,我这一天鞋子又是泡在水里面了。 清朝末年来这里安国定边的清兵首领刘赞廷对此深有感触,对墨脱说了这样的一段话:“森林充满数千里,花木遍山,藤萝为桥,诚为世外之桃源……”对此地高山峡谷的亚热带雨林作了精要的描述。 长在腐烂的大树上的苔藓因营养丰富而疯狂生长 野生的木耳随处可见 在多雄拉河边休息时,看来了漂亮的小木耳 在第二天途中碰来反穿从墨脱去大峡谷的藏族同胞,因语音不通,大家以扎西德勒相互问候 途中碰来北京七个驴友,虽是同一个卡车拉上松林口,也仅在第二天徒步时才遇来一次,且是二个男孩带五个女孩,三人没有登山杖,看相当不专业,在阿尼桥我们出发时又碰来她们,女孩上身都进了蚂蝗。 每天的日常工作———烤鞋子。那双土逼的登山鞋就是我的的,只有脚泡水里走了3天的才晓道鞋子干干的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背夫次仁在那里烤火 这是汗密的客栈,晚上进店前先在门口找蚂蝗才能进房间 6日徒步第三天 汉密-28km-背崩
这一天相对艰巨,经过蚂蟥区、老虎嘴、一线天、阿尼桥、大塌方区、解放大桥就来了美丽的背崩乡。                                                            第三天与新识的杭州驴友南京银行杭州分行的老吴行长和浙大博导老杨一起结伴,毕竟他们带了个背夫兼向导,关键时刻可以救命。老吴平时在杭州还在登山徒步,老杨在杭州从来不登山,相当佩服他的毅力,坚强地走完了三天的行程,是一个有毅力有头脑的教授,他说我对徒步不感爱好,就想去墨脱看看,他坚强地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蚂蟥一般都是吸盘附着在低矮的植物叶片上和草丛中,另一头作360度旋转,一旦有人和动物过来就迅速搭上去。我们尽量靠在中间,在近五小时的行走中不在草丛中停留。不小心摔倒在草丛里,也是仔细检查后再走。 蚂蟥在下雨天特别多,蚂蟥是天生的吸附高手,吸盘可以牢牢的吸住任何材质的衣服,而且速度很快,极其擅长钻营,有一点缝隙就可以钻进去,冲锋裤被实践证明是中看不中用,蚂蟥甚至可以从拉链的缝隙中钻进去。攻略上说千万不要在穿越蚂蟥区的时候穿雨衣,会死得很惨的,由于雨衣一般很长,甚至会挈来地面,蚂蟥们就会顺着雨衣的内侧外侧蜂拥而进,特别是内侧进来的无从预防,穿短袖是明智挑选,可以随时观察手上的敌情,天下着小雨,我还是按照攻略没有穿雨衣,上身短袖。 不在手上带手表之类的东西,有朋友隐藏在手表链底下发觉几条蚂蝗吸着血呢,不容易被发觉 第三天路段非常危险,全程以下山为主,海拔要从2200降来700,最后一段路会有一些爬坡的上升路段。在老虎嘴那边地上是不平的石头,上面滴水下来,石头上面还长了青苔,非常湿滑,而路面又不来一米宽,边上就是几十上百米深的悬崖,这个路边可没栏杆保护你,实际上很多路都被泥石流冲坏了,连路都没有,所以一定要非常小心。对于塌方路段,我本以为这是一条成熟的徒步线路,结果看来的是一个半成品,不但沿途险段无任何安全保护措施,连道路被泥石流和塌方中断都没有修复。路上遇来了几个当地人在修整路,我估量墨脱徒步可能没有正式复原,因为今年雨季时间特别长。 遇来蚂蟥吸血不要紧张,千万不能用手去拔,不然会越钻越深,其实只要用打火机烫一下就能自行脱落,有些朋友准备了盐,撒在上面就掉下了,我是带了小瓶云南白药,晒在蚂蝗身上它就掉下了。这条蚂蝗是我解开胶带纸时候在胶带纸里面发觉的,如此柔软的蚂蝗令人不可思议,我实在是难以想象这小生灵是如何钻来胶带纸里面去的。 蚂蝗山上蚂蝗真多啊,穿了老婆的二条长筒连体袜、再穿一双袜子,外面穿一双50公分的塑料袜子,外面再加一双长筒足球袜,裤子扎进足球袜,再用胶带纸封住足球袜口,全身又喷了刘氏防蚂蝗套装,还是中枪,鲜血直流。 被蚂蝗咬得鲜血淋淋的裤子,我这还好脚踝和大腿上各咬了一下,途中见来一男孩鼻子在出血,才发觉有蚂蝗钻进鼻子里了,连忙往鼻孔里放盐和云南白药才将蚂蝗弄出来 登山杖在树叶稍微碰下,几条蚂蝗就上来了 这段路坡度很大,路面俱为大大小小的石头,所以这段“老虎嘴”对于来往驮载复物的牲畜是道难关。道路的泥泞湿滑,使下山往墨脱方向去的它们往往在山道上跌跌撞撞的,每年雨季都会有大批牲畜因天雨路滑而摔下几百米深的山谷里去。也发生多起人员跌落山谷,因救援成本太高,近几年专门花高价装了铁栏杆。在这一段路需要小心提防经过身边的牲畜,最好能及时给这些气喘吁吁控制不了自己身体的可怜家伙们让出路来,和它们错身时最好站在内侧,外侧是悬崖绝壁。
本帖最后由 孟子78 于 2019-3-19 16:44 编辑
图中就是一路陪我们三天的多雄拉河,波浪滔滔,左侧山间那条印线,就是当年开山开出来的生命通行线 老虎嘴是一条在山崖上凿出的便道,长度约在1公里以上,道路不算险峻,只是由山上滴落的泉水构成一条淋浴长廊,走过其间就如同洗了一场畅快无比的上半身淋浴。 莲花和桂花
墨脱是隐秘的莲花
杭州是飘香的桂花
莲花是仙
桂花是人间
高原
雪莲花洗涤心灵
西湖
桂花香迷了神经
面朝南迦巴瓦
脚踏雅鲁藏布
生命是如此的微小
又是如此的杰出
我爱那
奇妙的莲花
这是吴元珍朋友登墨脱回来的感悟 吴元珍说    历时两年准备,终于梦想成真。10月4日至10月6日,完成了中国第一徒步线路,朋友说,走了这条路,相当于获得徒步之博士学位。一路雪山雨林彩色山谷江水流虫鸟鸣美来骨髓里,高原多雄拉河绝壁塌方蚂蟥步步惊心。墨脱徒步,我发觉我还是青年人,为50年青春岁月饮彩,感谢老孟老羊小黄的陪伴和鼓励[拳头][拳头][拳头] 黄亮说   随着多雄河汇入雅鲁藏布江,结束了徒步墨脱的行程,从派镇坐着奔放的大货爬升来松林口起点,经多雄拉山垭口,又见冰川,来拉格;经浓密的原始丛林淌溪水来汉密;冲过密密麻麻的蚂蟥区,横穿塌方泥石流区,与多雄拉河一同来达背崩,见来人烟再见信号。人生难有此行,出发了才晓道值不值,做了才晓道对不对,人生只能不停向前跑! 因下方在修公路,造成塌方,经过这个塌方区时,寸步难行,刚好有几个修水库的门巴人过来,提出以2500元将我们用绳子拉过去,四川和陕西的四个驴友坚决不干,此时已步行八个小时,绕行巴登村还要五六小时,后来听说他们来巴登村天黑了,包当地门巴人的摩托车下山,路又黑又陡又滑,有人是哭泣下山的。我们杭州四人在权衡危险系数后,最后吴行长出面谈判,以2000元价格,将我们四人用绳子拉过去,战战兢兢地走过塌方区,望着下方几百米深的塌方,还是心有余悸的。 过了二号桥之后有一个岔路口,还有另一条路,即走德兴来墨脱,距离近一些,但极不好走,一般人都是走背崩。过解放大桥后就是一个边境检查站,再往前有驻扎部队。这里是军事复地,严禁拍照,过桥时就要把摄影器材收起来,以免受来询问甚至强行曝光。我们在桥头检查边境证和身份证弄了四十分钟,还将手机中涉及解放大桥照片全部一一删除。 途中会不会迷路,虽然现在徒步墨脱的线路相比以前很成熟很多了,基本有了被人走出来的小路痕迹,但还是不要独自前往,如果有同伴就跟同伴走,没有同伴还是要请向导,要保证每天出发的队伍中有一个向导,迷路危险是很大的。有人在3号桥附近走来德兴村方向,据说十几小时都是原始植被,途中又没休息地方,苦不堪言,原始森林中野生动物又多,生命难以保证。 塌方区,泥石流可怕吗?的确很可怕,出发的时候一定要看好天气,如果下大雨,暴雨,很有可能会有塌方,泥石流,如果太阳当空照,花儿对你笑,那塌方和泥石流的几率就很小,还有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过塌方区的时候,一定要做好,一停二看三通过,就是要先停下来仔细观察下周围的情况,做好准备,剩下的就看你的运气了。图中的塌方区离多雄拉河上百米距离,角度都是90度,掉下去基本没有命。 能不能独自一人走墨脱,劝大家还是跟队伍走好一点,第一是大家互相有个照管,第二,团队的力量永远大于个人,有好几个塌方区需要团队配合通过,除非你真的是户外体会很足的强驴。
连续六七小时的徒步,大概因为气压的原因饮水的水袋出了问题,水吸不出来了,回途中将水袋丢在了墨脱的宾馆。过蚂蝗区快速过塌方区域,整整五个小时,除饮了山上流淌的泉水外,没有饮水。离背崩有个叫马尼翁的地方有个居民一间供应点,渴得一口气饮了二听红牛一瓶脉动,看得人家直瞪眼睛。 从波密进入墨脱,第一要经过的便是嘎隆拉山脉,要是早几年要想冬天进入墨脱,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每年开山期仅仅夏季的三个月,车需要绕着“Z”字形山路拾级而上翻越嘎隆拉雪山,来达垭口云雾缭绕的嘎瓦龙天池处再绕着盘山公路向下,公路旁边便是万丈深潭,夏季的公路上依然有冰雪覆盖,冬季的雪更是没过头顶。随着嘎隆拉隧道的逐步修通,让冬日的墨脱慢慢展露在世人眼中。路上的积雪即使来了冬季也有铲雪车在短时间内清理干净,白茫茫的雪国世界展露无遗,这些连墨脱当地人都鲜见的风景让人叹为观止。 墨脱德兴藤网桥横跨雅鲁藏布江,有300多年的历史。藤网桥整个呈管状悬空,多位于峡谷险要的河段,行走其上时,桥随人的复力与河风吹送,左右晃悠幅度极大,但整个桥近似密封,颇为安全。 鸟瞰墨脱县城全景
墨脱:在藏传佛教经典中称"博隅白玛岗",意为"隐藏着的莲花",相传九世纪时莲花生大师受吐蕃赞普赤松德赞之请遍访仙山圣地,来了这里后,发觉这里的地势像一朵盛开的莲花,有圣地之象,遂在此修行宏法,并取名"白玛岗"。 墨脱最著名圣地仁青崩寺,坐落在该县东南方向气势磅礴的卓玛拉山之中。卓玛拉山上空云雾缭绕,仙境般奇妙,县城背后有一条小路直通仁青崩寺,因其道路狭窄,遍布蚂蝗,除了当地人,几乎无人能及。去往卓玛拉山的路险峻无比,且遍及瀑布,冬季因晴天多,可以一览无遗地看来墨脱县城全貌,脚下踩着松软的泥土,迎着气味芬芳的花香,让人忘却此刻仍旧在西藏。据说在这香味四溢的泥土上面,一些有幸的朝圣者能看来仙童留下的脚印,或听见他们嬉闹的笑语声,当然见不来仙童的影子。
冬季另一处不得不去的景点便是果果塘蛇形大拐弯,这是雅鲁藏布江从米林派镇真正以磅礴之势进入深山峡谷区后的真面目,除了在扎曲村看来的马蹄形大拐弯,这便是让人最激荡的观看点。满目的芭蕉林,只能听来滔滔的江水声,一切都是大自然所赋予给墨脱最好的礼物。                             图中为果果塘大拐弯 有人说众生如同池塘中的莲花
有的莲花在超脱中盛开
其他莲花则被水深深浸没沉沦于黑暗污泥
有些莲花已接近于开放,它们需要更多的光明
发表回复 关闭 发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登录

彩客网-<当前域名> 尚合彩票-<当前域名> 国民彩票路线-<当前域名> 9号彩票 赢百万彩票官网-<当前域名> 139彩票网-<当前域名> 福布斯彩票-<当前域名> 中原彩票-<当前域名>